非洲「麻雀泛濫成災」,群毆大象、帶來災荒,15億只吃是吃不完了!

花樱 2022/05/19 檢舉 我要評論

你知道這張照片里包圍大象的生物是什麼嗎?正是在非洲泛濫成災的「麻雀」。要知道,非洲大象可是陸地上最大的動物,可是從照片來看卻被「小小的麻雀」們包圍了, 難道這里的麻雀真的要「革命」了嗎?

紅嘴奎利亞雀「攻擊」大象

事實上, 這種鳥學名為紅嘴奎利亞雀,它們喜歡「成群結隊」的出動。所以上面這個場景正是 它們在驅趕大象,雖然這種驅趕看起來更像是群毆。那麼, 為什麼紅嘴奎利亞雀在非洲的種群數量達到了15億只這麼多?沒有生物可以制裁它們了嗎?

橫行霸道的「小麻雀」

大家肯定對麻雀這種生物不陌生,上世紀時它還被列為「四害之一」,遭到了人民群眾的圍追堵截,最終差點被滅族了。 在非洲也有這樣一類屬于雀形目的鳥類,名叫紅嘴奎利亞雀。這種鳥看上去長相還是很「標志」的,紅紅的小嘴兒搭配上有些發橘的羽毛,也算是鳥界里的「小漂亮」了。

紅嘴奎利亞雀

可是它們的行為卻和漂亮的外表不匹配, 因為它們不僅吃昆蟲,更喜歡吃糧食。非洲的糧食種植情況本來就十分堪憂,再加上它們「攪局」,可以說是非常讓人頭疼了。再者從前面大家看到的群毆大象的圖片就能看出, 這種鳥類鮮少單獨行動,一般是以「家族」為單位出動。

一群紅嘴奎利亞雀

它們的家族可是異常的龐大,至少有15億只,而出門覓食時也是幾千萬只一起。所以體型小并不是它的缺點,畢竟它占有數量多的優勢。憑借著這樣「鋪天蓋地」的氣勢, 紅嘴奎利亞雀在非洲大陸上可謂是橫著走,連 大象這樣巨大的身軀在它們的「雀網」之下都顯得如此渺小。

紅嘴奎利亞雀包圍著大象

從體型來看, 紅嘴奎利亞雀算是「小巧玲瓏」了,體重只有10克,體長約13厘米。但它們的數量確實太多了,導致它們在落到樹上時,這棵樹就變得像「春運時的火車站」一樣擁擠。所以大家可要注意了,如果去非洲旅行,老遠看到了一顆「樹葉茂盛」的老樹,那上面可能不是樹葉,而是紅嘴奎利亞雀的家族。不僅如此, 因為數量太多,它們經常將樹枝都踩折了。

停在樹枝上的紅嘴奎利亞雀

拍攝到它們驅趕大象照片的攝影師安特洛·托普表示:「盡管紅嘴奎利亞雀只有10克,但它們的數量太多,加在一起同樣可以壓斷一根粗壯的樹枝。所有紅嘴奎利亞雀飛了起來,嘶嘶聲響徹天空。」

那麼,它們為什麼要驅趕大象呢?原來,紅嘴奎利亞雀的捕食地點大多位于水塘周圍,而且平時「吃飽喝足」的它們也會在水塘附近的樹上休息。所以它們認為這一片是它們的領地,在大象過來時,紅嘴奎利亞雀覺得自己的 「領地」遭到了侵犯。

于是這樣壯觀的一幕就出現了, 所有的紅嘴奎利亞雀飛起朝著大象飛去。如果說它們真的具備像禿鷲那樣的吃肉特性,可能大象被這樣包圍之后,很快就只剩下一副骨架了。盡管沒有實質性的攻擊,但是大象顯然被這來勢洶洶的氣勢嚇到了,在這之后就開始慌忙逃竄起來。

紅嘴奎利亞雀—雌鳥

可見,大象的體型對于這種鳥來說毫無威懾力。不過它們也太「不講武德」了, 密密麻麻的這麼多只毆打一頭大象,簡直過分!

你以為這就是它們唯一的「杰出事跡」了嗎?當然不是, 作為著名的農林害鳥,紅嘴奎利亞雀吃起人類種植的糧食也是絲毫不嘴軟,最終引發災荒。最重要的是,人類還拿它們沒什麼辦法, 要知道15億這個數量,如果換算到人類社會的話,已經算得上是四分之一的人口了。

「被群毆的大象」

「倒霉」的非洲農作物

紅嘴奎利亞雀的飲食習慣來看,它們雖然也吃昆蟲, 但是昆蟲哪有「糧食」香呢?畢竟昆蟲還要尋找捕捉,農田里的農作物不就是妥妥的自助餐嗎。它們也發現了這件事情, 所以經常到人類種植的田地上「風卷殘云」。

泛濫成災的紅嘴奎利亞雀

重要的是, 因為數量太多,如果不搶著吃可能就吃不飽了。因此每次它們前來吃自助餐的時候那爭先恐后的架勢,和「干飯人」在食堂搶飯的現場差不多。 在這樣滾動式「干飯」的攻勢下,被紅嘴奎利亞雀啃食的田地往往顆粒無收,甚至連種子都能給你吃光,讓農民們恨得牙癢癢。

非洲蝗蟲災害

可非洲農作物的「天敵」可不僅有數量龐大的紅嘴奎利亞雀,還有非洲蝗蟲。它們也是成群結隊的出動,從相關報道來看, 一個蝗蟲群長度能達到40公里,寬度60公里左右。每平方公里中就有約1.5億只蝗蟲,這種蝗蟲大軍,每天掠奪的食物就能養活3.5萬人。

蝗蟲結構

蝗群在吞噬完出生地少有的植物后,就會隨風而起,向周邊蔓延。大型沙漠蝗群可日行150公里,每只雌性一次可產約300顆卵,蔓延速度極快。

也難怪非洲的饑荒如此嚴重,即使農民勤勤懇懇的種地,也不定能有收成, 因為你根本無法預測是泛濫的「麻雀」先前來風卷殘云還是成群的蝗蟲先來過境。這種災荒,實在是讓人類損失慘重。

蝗蟲群

就是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以暴制暴」。既然種群都這樣的龐大,當紅嘴奎利亞雀和蝗蟲相遇時又是怎樣的景象呢?畢竟從某種角度上來說紅嘴奎利亞雀是吃昆蟲的,它與蝗蟲之間存在著某種「相克」的關系。

許多人可能會說, 我們能將它吃成「瀕危物種」。事實真是如此嗎?

麻雀

當然大家應該知道了,這完全是我們對麻雀的誤會,它們并不是偷吃糧食的盜賊, 反而是一種益鳥,可以消滅害蟲。可是 那段麻雀的「血淚史」還是證實了,它們曾經受到的傷害。

鳥類結構

那時人們四處驅趕麻雀,許多的麻雀被追得精疲力盡,在落在地上之后很快就死了。直到后來麻雀偷吃糧食的罪名被平反,這種行為才停止。但是很快,人們發現 麻雀是一種非常好吃的「野味兒」,就將其抓來吃。本來種群就遭受重創的麻雀,在人類的口腹之欲下,變得更少了。

正在覓食的麻雀

2000年時,就有媒體報道,僅北京每年被用來吃的麻雀就超過了100萬只,而每年從山東運往南方的麻雀更是有幾十萬只甚至近百萬只。

好在在2000年8月的時候, 就將麻雀刻入了《三有名錄》當中,指出捕獵出售和食用麻雀這種行為都是違法的。可是麻雀的數量已經少之又少了,被這樣傷了元氣之后再想恢復就很難了。

那麼,能用吃的方法解決非洲的紅嘴奎利亞雀嗎?準確來說真的吃不完, 當時的麻雀雖然也很多,但是遠遠達不到15億只。并且非洲的飲食習慣也與我們不同,人們可能對這種沒多少肉的生物沒什麼興趣。所以依靠「吃」來解決某類泛濫的生物并不現實,還是得從 食物鏈的角度出發才能根治。

食物鏈

不得不說的是,非洲的人民面對 紅嘴奎利亞雀的囂張行徑確實也非常惱火了。某些國家的政府甚至都使用過炸彈,試圖一次性將其消滅,但是收效甚微。 它們的存在就和非洲的蝗災一樣,成為了籠罩在農民頭頂的陰云,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那麼「災患」每年都會重復上演。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