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獅連大象都不怕,為何卻「怕馬賽人」?看看馬賽人曾經是怎麼對它的!

花樱 2022/05/22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非洲大地上,他們能從容自若地從獅群中搶食,也能單靠一桿長矛捕一只雄獅,這群彪悍的人被稱為馬賽人。

獅子作為草原霸主,看似威武霸氣,實則飽受辛酸,尤其是雄獅,它的一生,歷盡坎坷,能壽終正寢的幾乎沒有。

雄獅在獅群中要被驅逐,在流浪中要被斑鬣狗圍攻,它們只能不斷變強,夢想成為獅王。可獅王的位子也如坐針氈,不是在迎戰,就是在備戰,著實委屈。

輝煌的時候,獅王帶著獅群不懼大象、河馬、尼羅鱷等任何對手。倒霉的時候,還要被勇猛彪悍的馬賽人當作「成人禮」禮物,命運多舛,盡顯辛酸。

為何無懼任何動物的獅子,見了馬賽人就要跑?今天我帶大家客觀地聊一下「草原之王」獅子的辛酸!

雄獅成王敗寇的一生

一個獅群通常由8~30只獅子組成,它包含一只獅王,若干只和獅王一起流浪打過天下的雄獅(也可能沒有),剩下的均為母獅和不到兩歲的幼獅。

幼獅中的雄獅,它從娘胎中,就注定了它的命運,它生下來時,獅王就給他兩年后印上了驅逐的標簽。

在前半年里,它和同齡的姐妹們享受著同等待遇,餓了有奶吃,困了有懷抱,有危險了,也會有獅王爸爸解決。

半年后,乳牙長全了,開始斷奶吃肉,長輩們可沒有憐憫之心。吃飯時,獅王先請,雄獅隨后,母獅跟上,最后才能輪到幼獅們。當食物不夠時,幼獅會連著餓一個星期的肚子。

扛不住的幼獅,會被活活地餓死,好不容易找到一根骨頭,聰明的小家伙們,能藏起來舔幾天。

終于又熬過了半年,伙食仍沒有改善,不過一歲的幼獅們開始學習狩獵本領了。母獅會在領地里傳授它們狩獵的基本功,比如膽識、技巧、智慧和協作等。當練得差不多時,就會拉出去實戰。

如果遇上小型動物,比如野兔、小羚羊等,幼獅還能逃出生天。如果一出去就遇上野牛、水牛等龐然大物,可憐的幼獅們會被無情地沖撞,又死去一批。

艱苦的生活仍在繼續,熬到了兩歲,幼獅們的體格也不小了,尤其雄獅,長得強壯的,都快趕上獅王了。獅王把王權權威和種群繁殖刻在了骨子里,這時獅王一聲令下:兩歲的雄獅們,你們被驅逐了,雌獅們留下。

被驅逐的雄獅,從來沒有獨當一面過,失去了獅群的庇護,獨自游離在茫茫草原上,危險重重。

比如不小心踏入其它獅群的領地,就會被無情地獵捕。落入斑鬣狗的包圍圈,很難全身而退。也常常被野牛群、非洲公象追趕。流浪雄獅饑不擇食,連樹皮草根都想啃兩口。

據統計數據顯示,能活到壯年的雄獅不足兩成,可想而知,獨自流浪的殘酷性。

靠本事活下去的流量雄獅,憑借自己的勇猛,結識了其它流浪雄獅,屆時,它們會抱團取暖,協作捕獵,終于能吃上一口飽飯了。

也有被對方瞧不上的流浪雄獅,這沒辦法,誰叫自己弱不禁風呢!只能鉚足了勁,加強身體鍛煉,力求自保。

草原上也有組隊非常成功的案例,比如由六只流浪雄獅組成的「壞男孩組合」,一年之內打敗各大獅群無敵手,名震一方。

圖:壞男孩組合的近身靚照

圖:打不動的老獅王獨自流浪,骨瘦如柴

可以說,一只獅王就沒有一張完整的臉頰,縱橫交錯的傷疤臉,是它一生戰斗后的榮譽勛章。它落寞過,也輝煌過,孤獨過,也溫馨過,透過現象看本質,都是為了生存。

綜上所述,雄獅的一生,跌宕起伏,命運多舛,哪有什麼歲月安好,只不過是自己在砥礪前行。

 

雄獅為何會怕馬賽人?

當我們了解完馬賽人和這個人種的特別之處之后,這個問題就迎刃而解。

馬賽人,一個驍勇善戰的游牧民族,生活在肯尼亞南部和坦桑尼亞的草原地帶,人口數量百萬有余。

部落中的男人,體型偏瘦,皮膚黝黑,雖說身材高大,但仍看不出去厲害之處。他們都是深藏不露的絕世高手,總喜歡披著一件醒目的紅色披風,配上脖子、手腕、腳腕上五顏六色的裝飾品,人手一張弓和一桿長矛,連喜歡紅色的牛都不敢輕易招惹。

他們的短寸發,大耳垂,別具一格,神秘中透著純粹,男人中沒有膽小鬼,勇猛彪悍是他們的戰斗精神。

男人們主外,狩獵是他們的第一要務。女人們主內,燒火做飯,操持家務。在千百年來,這群族人始終信奉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人生信條,是東非草原上絕對的領導者。

在馬賽人的眼里,草原上的所有東西,包括他們,都是大自然的饋贈,只有保持相依相存的關系,靠自然補給填飽肚子,才是最佳的生活方式。

因此,馬賽人從來不種地,大地也是大自然的,墾種就是對土地的褻瀆,會讓萬物生靈變骯臟的。所以他們只有通過狩獵來維持生計。

雖說馬賽人95%都是文盲,但不影響他們擁有強大的記憶力,祖祖輩輩親身試驗的活命方法,光每種植物的功效和作用,他們每個人都能記住300多種,更別說動物界,什麼動物的肉好吃了,他們更是刻在了骨子里,早已爛熟于心。

在他們的眼里,甭管你受哪個酋長管轄,只要是同齡人聚在一起,大家都是親兄弟親姐妹,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團隊精神勝天半子。

圖:保持膝蓋不彎曲的跳高方式,是馬賽人傳統的娛樂方式

比如他們把蜂蜜視為拿黃金都不換的美食,這也是他們每天必做的事情,他們跟蹤小蜜鳥找到蜂窩,通過鉆木取火驅趕蜜蜂,徒手掏蜂窩的本事個頂個。

付出的男人們會忍不住先吃,但不是沉迷于美味無法自拔,他們只吃一部分,剩下的會留給家人朋友們。如果蜂蜜上乘優質,他們還會留著送給最重要的人。

當然了,他們補給生活的方式,還有飼養的牛群、羊群,這些牲畜可是他們的寶貝。

比如男人娶妻時(他們是一夫多妻制),這些牲畜是彩禮。女人出嫁后,需要自己蓋房子,這些牲畜的排泄物,加上泥土,就是蓋房的絕佳材料。

還別說,這種棚屋涼爽通氣,防雨防潮,在遷徙時,易拆除好搬遷,唯獨氣味,在烈日的炙烤下,還是比較濃郁的。

圖:馬賽人獨特的房屋,泥土+牛糞的產物

在干旱季節,草原上的獅子、野狗、斑鬣狗等食肉動物也經常來偷食他們的牛羊,這些動物也不想想,你這不是在太歲頭上動土嘛!馬賽人的兇猛彪悍、驍勇善戰可是白叫的?

當然不是,牛羊是馬賽人的財富象征,誰家牛羊多,誰就是老大哥,這可是他們當作心肝寶貝的「神靈」。這些動物來找茬,當然不能坐視不理。

尤其是草原之王獅子,你堂堂一方霸主,居然也做這偷雞摸狗的營生,丟臉不?怒氣拉滿的馬賽人,當然就拿獅子開刀,對于野狗、斑鬣狗,量他們也翻不起什麼浪花來。

馬賽人和獅子之間的沖突,是歷代祖先代代相傳下來的,為了保住牛羊群,從小開始,「獵殺獅子,保護神靈」,這八字方針就刻在了他們的骨子里,一生一世,銘記于心。

所以,馬賽人從會走路開始,身上必有一桿長矛附身,先輩們也會傳授他們使用技巧。記憶力超高的他們,經過刻苦訓練后,大部分馬賽人在使用長矛的過程中,都能做到百步穿楊,百發百中。

有很多視訊證明了他們捕殺獅子的場景:

只見三五個馬賽人,由經驗老道的長輩帶隊,他們個個頭戴精美首飾,身披紅色戰袍,手拿細長長矛,腳踏簡約涼鞋,只要找到獅子,一番操作猛于虎,獅子就命喪黃泉。

獅子雖然近戰功夫了得,但扛不住馬賽人的遠程攻擊,只要馬賽人用長矛瞄準了獅子,多根長矛齊頭并進的情況下,獅子就算有凌波微步,也在劫難逃。

這種原始的捕獵方式,付出的代價也很大,起初的馬賽人,與獅子博弈的過程中,也有被獅子近身攻擊咬傷死亡的情況。后來他們在總結經驗,覺得必須要以一種特殊的方式來激勵年輕人才行。

于是,他們把成功捕一只雄獅,作為族人中所有男人的成人禮。

在過去,馬賽人中的男人,到了15歲左右要接受割禮,無論是誰家小伙子,只要參與了割禮,就是一輩子不拋棄的好兄弟。

在之后,這些小伙子會飲用鮮牛血,祖先告訴他們,牛血會賜予他們至高無上的力量,如果要正式成人,那麼就帶著世襲的神圣力量,去復仇吧!

復仇的對象,就是常常偷獵他們牛羊的獅子。

這時,小伙子們身穿一身黑袍,接受勇士訓練,而要成為真正的勇士,成為真正的男人,那麼就要帶著一桿長矛,奔赴草原,成功帶回一只雄獅,就是最好的「成人禮」象征。

歷代傳下的規矩,是百萬馬賽男兒必須要做的。在他們的文化中,數字「9」代表厄運,如果一個人一生中捕殺過9只獅子,不但自己受罪,還要殃及家人。當然,在9只以下,捕殺的數量越多,就越受族人歡迎,娶回家的老婆也就越多。

圖:獵獅是馬賽人古老的「成人禮」儀式

這種流傳的「成人禮」方式,不光刻在了馬賽人的血液基因中,就連獅子遺傳的基因里,也流淌著遇見馬賽人就跑的習性。

比如到了近代,三個馬賽人拿著弓箭和長矛,準備外出上演一場獅群口中奪食的體驗。這換在其他人眼里,這無疑是自尋死路,可馬賽人就敢做。

只見這三人跟尋獅子的腳步,壓低身子,警惕四周,匍匐向前,透過茂密的樹林后,發現15只獅子正在狼吞虎咽地吃著角馬肉。

他們知道獅子是出了名的護食怪咖,這時上去,3對15,勝算顯而易見。他們沒有著急,而是等獅子吃得差不多后,才緊握長矛,起身徑直走向獅群。

換做誰,敢這麼囂張跋扈地走向15只獅子?唯獨馬賽人。

獅群很納悶,起初沒看清這三人的特征,當看清帶頭的披著紅袍,手拿長矛時,出于本能反應,不到一秒,就四下逃散開來。

這時,馬賽三人組中有兩個晚輩負責警戒,另外那一名長輩迅速上前,割下一大塊肉后,三個人扛起獵物,瀟灑退去。

只留下眼神迷離的15只獅子,面面相覷,長吁一口氣后,幸好,這三人不是來拿我們開涮的。

綜上所述,這就是雄獅乃整個獅群為何怕馬賽人的真正原因。

馬賽人捕雄獅的習俗,也在新時代下逐漸被淡化

古老的傳統文化,也會因為時代的發展,社會的進步,被逐漸更替。隨著城市和學校的出現,加上旅游業的蓬發,作為半定居的馬賽人來說,同樣需要接受時代的改革。

比如很多馬賽人走在了前端,摒棄了以往的游牧生活,他們遷徙累了,而在國家的幫助下,逐漸在村莊中定居了下來。

他們求生的方式也變多了,不再局限于狩獵、取蜂蜜和鉆木取火,也學會了使用毛巾、紙巾等生活用品,也懂得貨幣交易。

圖:鉆木取火一直是馬賽人生存的主要方式

當然,改變最明顯的,當屬捕獅子這項成人禮了。

起初是由個別動物保護機構幫他們普及生態的重要性,針對獅子咬死咬傷的牲畜,由動物保護機構核實后等價補償。這種方式,感化了部分年輕人,主動放棄了獵獅文化。

后來,保護機構還說服部落酋長,改變「勇士」們的訓練方式和內容,將獵獅改成體育運動,又感化了部分人。

最成功的是,從國家出臺了有關禁止過度狩獵和土地所有權的法律,這讓絕大多數馬賽人有土地了,就不用過著飄渺不定的生活。

有了穩固的房子,解決后顧之憂,把孩子送去學校讀書,鋪設了未來之路。思想灌輸也很成功,最多再苦一兩代,后面的人就有文化了,就能賺更多的錢養家了。

既然有了養家糊口的方式,自然也降低了對獅子的仇恨,隨著現代文明的不斷發展,未來的馬賽文化可能會被取締,他們也可能走出草原,融入城市,也算是一種進步。

圖:走進城市中的馬賽人

但這需要時間,還是有小部分族人的思想根深蒂固,仍然偷偷地捕獵獅子,這項工作還任重而道遠。

畢竟,他們與大自然維持的親密關系沒有變,對大自然的敬畏之心沒有變,這種滲透到血液中的古老文化,也是值得所有人尊重的。

總的來說

彪悍的馬賽人,與獅子的仇恨拉鋸了上千年,并不是獅子無情,也不是馬賽人無義,從各自角度出發,都是為了生存考慮。

獅子看似風光,實際60%的食物都來自腐肉,馬賽人看著強大,實際也飽受瘧疾困擾。

誰都沒有錯,誰都是自然界的一份子,物競天擇,優勝劣汰,適者生存,亙古不息的道理,就看誰能在博弈中脫穎而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