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最大黑社會」,竟是呆萌水獺,曾因「世仇」當眾爆發慘烈行動!

花樱 2022/05/07 檢舉 我要評論

今天給大家嘮嘮有可能是自然界最熱血、最豪橫也是最拉風的一種動物——水獺。

不要被它們可愛的外表所欺騙

新加坡最大的兩大水獺家族,碧山幫(右)與濱海幫(左)火并

這是一個時間跨度長達5年,包含了懸疑、仇恨、熱血、動作、愛情等眾多賣座元素的「大片」,即便將主角換成人類,也必然是一部跌宕起伏蕩氣回腸的史詩。

1上世紀70年代,由于人類開發活動和工農業污染,水獺的生存空間斷崖式縮水,尤其在亞洲許多國家已瀕臨滅絕。

作為彈丸小國的新加坡,自然不愿意騰讓珍貴的土地資源以供動物們棲息,因此,水獺種群早在50年前便已在新加坡絕跡。但隨著動物保護意識的加強和綠植帶的陸續建設,1998年有一支水獺家族從馬來西亞邊佳蘭地區出發,以大德光島為跳板進入新加坡境內,并一路沿著海岸線來到了南部定居了下來。

1998年,水獺遷居示意路線圖

這些水獺起初規模并不大,但由于新加坡居民的喜出望外和悉心呵護,它們很快開枝散葉,建立起一個又一個家族,其中最富盛名的是一支名叫「碧山」的水獺族群,從2005年開始它們就已是新加坡水獺界數量最多,戰斗力最強的存在。

新加坡南部衛星圖,紅圈處為碧山社區

水獺,顧名思義,有河流的地方才是它們的宜居領地,而「碧山幫」的發跡正是沿著加冷河一路南下,靠拳頭一個幫會一個幫會滅出來的!

它們遭遇了盤踞在圣安德烈教堂附近的「德烈幫」,卡蘭公園的「卡蘭幫」,以及「尼誥幫」、「禺濱幫」、「家麗灣幫」等大大小小近十個水獺家族,每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但碧山幫逢戰必勝,無一敗績,只用了短短不到5年的時間,就將13公里的加冷河流域全部收入囊中,堪稱「人中呂布,獺中赤兔」了!

碧山幫甚至在國際上都相當的知名度,擁有自己的維基詞條

坐擁資源豐饒、魚蝦鮮美的加冷河,碧山幫很是享受了一番時日,但這種山大王的美妙時光在2013年,被另外一支水獺家族驚擾了。

2

2013年,一對來歷不明,看著不像是本地獺的小夫妻來到了位于加冷河入海口的新加坡濱海灣金沙酒店附近,由于數量太少,并且活動范圍有限,因此并未引起家大業大的碧山幫的注意。這對水獺安頓了下來,旋即生下了5只幼崽,成員數達到了7只,這就是日后新加坡兩大水獺勢力之一,濱海幫。

2015年3月,是有人類目擊的第一次兩大幫派沖突,碧山幫和濱海幫雙方出動了近20只的兵力,交戰地點位于濱海灣金沙酒店附近的一處淺灣中,史稱「第一次海山戰爭」。

戰爭的起因是碧山幫的一名雌性成員帶著自己的幼崽,執行巡視領地任務時,猛然發現了下游處的濱海幫,當天正值暖陽當空微風不燥,濱海幫的水獺們歡快地在草坪上嬉戲,絲毫沒有注意到遠處緊盯著它們的雙眼。

為了維護自己浴血打下的江山,碧山幫很快喊來了打手,幾乎全幫一半的戰斗力齊聚在酒店附近,并緩慢向濱海幫移動,而此時濱海幫才意識到來者不善,本著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的樸素軍事理念,濱海幫決定先發制人,率先下水進攻對岸。

碧山幫作為久經沙場的老江湖,怎麼可能坐等對面出手?幾乎在濱海幫下水的第一時間,碧山幫就迅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兩方在河中央狹路相逢,展開了慘烈的交鋒。

雙方短兵相接

戰斗時間持續不長,幾乎是一個沖鋒,濱海幫就招架不住,紛紛向岸邊潰逃,而碧山幫「宜將剩勇追窮寇」,一邊發出嘶叫,一邊繼續追擊,直到將濱海幫的全部成員趕出900多米開外的海水淡化廠附近才鳴金收兵,「第一次海山戰爭」前后歷時約1個小時,以濱海幫的失敗而告終。

紅圈處為交戰地點,紅色箭頭為碧山幫驅趕路線

戰敗后的濱海幫,無奈只能與碧山幫簽訂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它們拱手出讓了包括濱海高夫球場和濱海花園在內的4平方公里的綠植地帶,和長達1.3公里的富饒水岸線。從此以后,濱海幫的成員想要覓食,只能趁碧山幫不在時,偷偷摸摸地橫穿馬路去水邊。路途遙遠自不必提,馬路上的車流也對它們的生命安全產生了極大的威脅,相當于直接從富饒的中原樂土被強制流放到了邊疆的不毛之地。

被迫橫穿馬路的濱海幫成員

3

這樣的日子又過不久,濱海幫終于忍受不了了,它們在族長的帶領下,多次小范圍試探,意圖重新回到金沙酒店附近,可惜碧山幫一點機會都沒有給,甚至有好幾次,雙方的戰斗一觸即發,在最后關頭收手了。

硬來不行,就想別的辦法,濱海幫的水獺們繞開了碧山幫的眼線,悄悄從更南面的海岸處出發,橫渡加冷河,它們背上行囊拖家帶口,一路歷經千辛萬苦穿過危機四伏的人類活動區,還要時刻躲避敵人的監視和圍剿,最終用難以想象的龐大毅力和堅韌意志向西北跋涉5公里,來到了濱海灣大草場附近,濱海幫這一充滿勇氣的壯舉,史稱「十里長征」。

紅圈處為碧山幫勢力范圍,藍圈處為濱海幫新家園,藍色箭頭為濱海幫長征路線

此時的濱海幫免去了與碧山幫的兵災,新家園又依草傍水食物豐足,就連幼崽們也茁壯成長,一個一個頗有未來家族中堅力量的模樣。

濱海幫成年水獺帶領幼崽散步

大家都以為這個曾經蒙受過苦難的家族即將再次復興時,一場巨大的不幸降臨在了它們的頭上——2017年6月,濱海幫的龍頭,濱海爸爸不幸逝世。

水獺爸爸的去世和十里長征直接相關,由于路上實在太過艱辛,體力消耗太大,有時在遠離河水時,濱海爸爸不得不「試吃」那些陌生的食物,來確保家人的口糧安全,在這個過程中它誤食了人類涂抹過老鼠藥的面包。

水獺爸爸生前最后一張照片也證實了,來到新家園后它的身體迅速消瘦并變得極度虛弱。

興旺一時的濱海幫在族長走后只留下孤兒寡母,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第二天,宿敵碧山幫恰巧發現了濱海幫的新居所!

沒有等待,沒有試探,沒有停留,碧山幫幾乎在電光火石之間,發起了對濱海幫的攻擊,雙方再次大打出手,史稱「第二次海山戰爭」。

4

2017年6月11日,身強體壯的碧山壯丁們趁著濱海幫新喪,發起了猛攻。

顯然在水獺的世界里,哀兵必勝的法則并不適用,戰斗過程幾乎是濱海幫單方面挨揍,然而勝利的天平卻并未朝碧山幫傾斜,因為岸邊的人類出手干涉了!

圍觀群眾實在見不得濱海幫的母子們被碧山幫消滅,可是受制于新加坡嚴苛的動物保護政策,人類不能用石頭長棍的武器工具直接下場,只能通過怒吼和跺腳發出巨大的聲響來騷擾瘋狂的碧山幫,在巨大的恫嚇和威懾之下,碧山幫退縮了,它們沒有擴大戰果,在族長的帶領下悻悻而歸,為第二次海山戰爭畫上了平局的句號。

人類干涉雙方大戰

消滅不掉濱海幫,對于碧山幫來說,無異于終結了它們的全勝戰績,于是它們日夜籌劃再次發起對濱海幫的滅族之戰。但第三次大戰并未如意想中很快到來,2018年5月,一代梟雄,碧山家族的族長也壽終正寢了。這位圣主在它執掌局面的7年里,維護了碧山幫的現有勢力范圍,未丟失一寸土地。

新加坡相關公益組織在facebook里公布了碧山爸爸的去世的消息訊,隨后,將其運往野生動物保育集團進行處理。

幾乎是一年前的情景重現,碧山幫還未從悲痛中清醒過來,第三次海山戰爭打響了,由于雙方族長均已去世,加上兵力相當,同時雙方又是世仇,幾乎都是以「舉族之兵」畢其功于一役來豪賭族運,因此,這場大戰盛況空前。

令人咋舌的是,碧山幫的新任首領似乎略通兵法,在戰斗過程中不可思議地使用三角戰陣切割對方陣型,然后快速合圍,形成局部的多打少。要知道這可是人類19世紀特拉法加海戰所使用的經典戰術。

第三次海山戰爭

好事者事后復盤畫下的碧山幫的戰斗示意圖

在戰術加持下,碧山幫大獲全勝,成為了新加坡至高無上的「水獺王族」。而落敗后的濱海幫只能無奈地退出領地,再次踏上尋找新家園的征程。

值得一提的是,盡管敗給了碧山幫,但濱海幫實力猶在,在面對其他家族時,仍是天花板級別的存在,比如這支祖克幫,別說干架了,光是被濱海幫的瞪一眼,就嚇得落荒而逃。

實力強橫的濱海幫驅趕祖克幫

5

其實在碧山幫和濱海幫的世仇中,還有一條惹人唏噓的愛情暗線。

在2015年第一次海山戰爭后,相關組織曾清點雙方水獺以確認受傷或陣亡的數量,在這個過程發現有一只一代幼崽失蹤,當人們都認為它已經葬身河底或不幸夭折時,它卻神奇般地出現在了碧山幫的家族中,進一步觀察后發現,原來它正和碧山幫中的一只雌獺交往!

如果只是這樣,充其量不過是動物的正常交配罷了,但令人耐人尋味的是,3年后的第三次海山大戰,雙方幾乎傾巢出動,作為正當年的雄性,這只水獺沒有理由不參戰,可是直到戰斗結束,人們都沒有發現它的身影。

如果發揮一下想象力,合理展開一下,這幾乎就是水獺版本的羅密歐與朱麗葉。

父母遠渡重洋來到新加坡,從小錦衣玉食的濱海王子不知煩惱為何物,而突如其來的強敵入侵毀滅了它的家園,而父親時刻提醒自己要奪回并重建自己的故土,只不過壯志未酬身先亡,繼承遺志的王子發誓要替父親完成心愿,卻不料愛上了仇家的女兒,一邊是自己的祖國,一邊是自己摯愛的女人,無論選擇誰都是一種折磨,最好的方式就是兩不相幫,抽身事外,和心愛之人做一對亡命鴛鴦。

是的,這就是新加坡的水獺,仿佛是一處小江湖,風雨飄搖又俠骨柔情!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